你现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会议活动 >> 新闻中心

蔡春林与南都记者一起谈粤港澳大湾区如何对接“金砖合作”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表于:2017-09-12;人气指数:35

深圳制造如何保持“掘金”优势?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对金砖国家的进出口外贸中,深圳贡献近三成份额,在以往以机电产品称霸市场的基础上,深圳企业正探索“技术换市场”的新路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12日        版次:SA06    作者:


    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统计,今年前7月,广东与其他金砖国家(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南非)贸易进出口值为1885.9亿元,其中,深圳贡献了545.6亿元,将近三成。
    在金砖国家市场上,“深圳制造”早已不是陌生的字眼。华为、比亚迪、传音、创维……这些深圳本土制造业企业的名字和他们的产品一起,逐步走进了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南非的千家万户。不过,有专家分析指出,9月刚刚召开的金砖国家峰会之后,很多企业会把目光转向其他金砖国家,配备更多的人力、物力、技术、资金等各种要素投向金砖国家市场,慢慢地把机遇变成现实收益。深圳和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又该如何把握时机,在金砖国家保持并发挥“掘金”优势?
    传统出口优势:机电产
    根据深圳市经贸信委统计数据,2017年1-7月,深圳对金砖国家出口机电产品327.5亿元,占对金砖国家出口总额的78.4%。其中手机出口33.4亿元,电视机出口15.9亿元,液晶显示板出口6.6亿元。从这组数据不难看出,机电产品占据了出口的绝对大头。这其中,手机、电视、LED,这“三驾马车”的出口增长量,也呈现稳步上升的趋势。
    比如深圳传音手机,早就悄悄漂洋过海,占据了非洲的40%手机市场,成为了非洲的“手机王”。去年4月25日,传音正式宣布在印度市场发售手机。再一次拓展了在其他金砖国家的贸易版图。把手机卖到其余金砖国家的深圳企业不止传音一家,华为、中兴、金立这些深圳手机企业,在南非、印度等国家都有着自己的市场比重,也在当地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在L E D行业中,“深圳制造”也已经国际化。在即将举办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4800平方米S16显示屏就是深圳企业的洲明科技制造,而在此之前,他们还为巴西里约奥运会、俄罗斯喀山大运会提供过超大型显示屏,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式和闭幕式提供创意柱形屏。
    深圳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教授王庆国分析,从数据上来看,金砖四国与深圳的贸易往来起步很高,增长率也很快。王庆国认为,不容忽视的是,金砖四国的人口和经济总量很大,现在与深圳的对外贸易往来,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的程度,还有很大的空间亟待进步。
    王庆国认为,深圳作为国内高端制造业的领军城市,产品更新迭代的速度太快,而这些产品一旦能够销往海外,对于深圳制造业去库存,无疑是个好事情。在卖产品的同时输出流水线和技术输出,“卖技术”也是个不错的思路。
    换个思路能否走得更
    以技术换市场 比亚迪瞄准南美
深圳比亚迪走的就是这样的路。与以往中国产品“以价格换市场”的海外推广方式不同,比亚迪选择“以技术换市场”。2014年7月,比亚迪在中巴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与当地合作伙伴签署在巴西投资兴建铁电池工厂及电动大巴工厂的意向书。2017年4月6日,比亚迪位于巴西圣保罗州坎皮纳斯市的太阳能工厂正式揭幕,工厂投资约合3.31亿人民币,为当地创造工作岗位360个。比亚迪(巴西)太阳能板厂运营总监林云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厂每年产能约为300兆瓦电量,这足够满足一个中大型城市的用电量要求。比亚迪电动大巴底盘工厂也在这天揭幕。
    据了解,在建厂前期筹备期间,比亚迪总部专派10余名工程师以及技术人员。如今在巴西的工厂基本实现人力资源本地化,其中首要的问题就是如何保证本地员工专业化。深圳比亚迪驻巴西分公司市场经理魏星告诉南都记者:“并非招了员工就能上岗,一方面派比亚迪技术人员到巴西本地给员工做培训,另外是把员工分批带到中国总部的工厂培训。”经过实战培训和实地专业学习,在巴西本地招募的员工成长为专业人才。
    据魏星介绍:“选择在巴西设厂,就是想以此作为比亚迪在南美地区的研发生产制造中心,然后再辐射到整个南美地区。”魏星表示。2017年6月,比亚迪与巴西当地知名高校坎皮纳斯大学宣布成立中巴太阳能联合研发中心,将在巴西大力研发和推广太阳能技术和产品。
    不能错过的机遇
    与理事会的中方企业加强合
    据了解,在金砖国家峰会前曾召开了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该理事会共有25名理事,每国各5名。其中,鲜有人知晓的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一家名为深圳研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中方仅有的5名理事单位之一。研祥智能科技是中国最大的特种计算机研究、开发、制造、销售和系统整合于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其余四家中方企业为中远集团、中国石化、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中材国际。“深圳凭借的是全球领先的高科技,能够与其他四个国字头企业并列为5个成员理事之一,可见湾区企业优势和实力还是很大的。”
    在此背景下,蔡春林建议,大湾区凭借独特的地理区位优势,可以积极与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牵头的技能发展工作组进行战略对接,从人才、资金、项目、技术、市场、营销、战略上进行全方位的合作,共同开拓金砖国家市场。“这就是粤港澳大湾区企业可以抓住的机遇,可以利用的合作空间。”
    建言
    加强与金砖国家的文化交流,这样才能知道对方市场需要什么
    尽管粤港澳大湾区出口企业队伍逐步壮大,但金砖国家的市场潜力远未被充分开发。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理事、广东工业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蔡春林认为“历次金砖峰会达成的协议和成果都是增长空间和增长点。”蔡春林认为,这需要湾区内的政府和企业去认真研究学习,从中寻求机会,更加敏锐更加接近现实。这恰恰是现实中,很多企业或者有关部门忽视的细节。
    湾区各个城市对接金砖国家都有哪些劣势和短板呢?蔡春林认为,面对不同的市场和客户群体,需求差别很大,优势劣势瞬间转换。其建议,大湾区城市可以借助金砖国家经济与人文合作的机遇,与金砖国家对接成为友好城市,相互举行经贸、金融、文化、体育、科技展示和赛事活动,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
    这与深圳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教授王庆国观点不谋而合。王庆国认为,湾区城市有必要加强与金砖四国在文化上的交流,这样才能知道对方的市场需要“买什么”和能“卖什么”。他建议,可以先从在深留学生的工作入手,制订利好政策吸引金砖四国的留学生,同时积极帮助留学生对接企业进行学习。
    蔡春林则建议,可互设经贸促进代表处,借助驻外使馆、商会的力量为企业在金砖国家开展业务提供经贸拓展平台,提升业务效能,弥补法律、文化、制度差异带来的短板和不足,抱团出海,携手共同推动金砖国家合作进程。
    而在如何提升湾区城市与金砖其他国家务实合作的含金量方面,蔡春林认为,现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已经变了,政策层面的作用有限,最关键的是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提升政府的办事效率。其中的根本是氛围营造、人员配备和工作机制完善,激活相关部门、企业开拓金砖国家产业、贸易投资和创新领域合作的意识和主动性。“如果政府部门和企业主体觉醒了,认识到金砖国家的重要性了,其自身的敏感性和把握能力很强,含金量自然提升。”蔡春林表示,大湾区城市在这方面行动相对缓慢,在氛围营造上尚未形成影响力,企业、行业协会、个人还处于未被唤醒的阶段,很难去拓展合作空间。
    (原文标题:深圳制造如何保持“掘金”优势?)

    统筹:南都记者 张艳丽
    采写:见习记者 傅静怡 南都记者 张艳丽 梁锦弟 吴曦 张奇锋 杨振华 李洁琼 肖伟

上一页 当前第1页 总共第116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