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研究成果译库 >> 印度研究

印度去货币化:政治和货币的奇迹?

来源:世界经济论坛;发表于:2017-03-22;人气指数:1031

印度去货币化:政治和货币的奇迹?
作者
巴斯卡·查卡拉沃迪
塔夫斯大学弗莱彻学院国际商业与金融专业高级副院长
出版日期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二
    印度刚刚成功完成了货币和政治奇迹吗?
    让我们回顾一下传奇的印度去货币化事件。去年11月,政府为了减少腐败,对世界上这个最大的民主国家进行了高风险、高强度的经济干预。一夜之间,86%的流通现金无效。在一个现金依赖度接近90%的国家,混乱接踵而至。正如我当时所说,这是一个可以研究拙劣政策和差执行力的案例。
    四个月过去了,这个国家出现了一些明显的伤疤。尽管去货币化对腐败的影响仍有待观察,但纳伦德拉·莫迪总理的政府在可以看作是对其创举进行全民公投的国家中期选举中获得了胜利。
    这场运动没有任何歌曲,舞蹈和服装上的变化,这可能是学习了著名宝莱坞电影中神奇幻想。
    印度的去货币化实验产生了一些关于现金、腐败、数据和数字经济的重要思想。让我们看看一些新的观点:
    去货币化不是根除腐败的最好工具。
    这场激烈的去货币化运动的最初原因是要去揭露所谓的被非法所得和未申报纳税的钱所推动的“黑市”。这种平行经济的存在是对印度经济的巨大拖累。根据最近公布的数据,2013年,只有约1%的印度人缴纳了所得税。这项政策宣布:人们要在2016年12月30日前把500和1000卢比的纸币存回银行,否则可能失去其价值。
    据彭博社报道,截至最后期限12月30日,银行预计已收到14.97万亿卢比(约2200亿美元),15.4万亿卢比中97%失去其货币价值。虽然存款的实际价值仍在正式计算中,但毫无疑问,大部分作废货币已归还。整理存款并确定其合法性需要一些时间。这些存款利率不符合人们的预期,即大量未申报的财富将无法回到银行,而黑市商人将失去这些资金,因为他们无法在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存放未申报的现金。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大概部分是因为人的聪明才智:他们找到了很多方法法让他们把钱交回银行,无论是否合法。
    最好使用不太常用的大面额钞票(拉里·萨默斯在这里写道)。印度宣布500卢比和1000卢比的纸币无效(价值分别约7.50美元和15美元),这两种面额纸币占所有流通货币的86%。这些广泛使用的货币影响了来自社会经济各阶层,也包括穷人在内的一大批人。
    此外,通常情况下,当腐败人群需要存放那些不正当收益时,现金并不是他们的首选。只有很少一部分未申报的财富是用现金持有的。在对所得税调查的分析中,发现2015-2016年间印度持有的非法货币值最高,而现金部分仅为6%左右。剩余的资金投资于商业、股票、房地产、珠宝或“本阿米”资产,这些资产都是以别人的名义购买的。
    一些法律专家认为去货币化违反了法律。他们说,政府突然取消银行票据持有人的公共债务,将个人的“动产”拿走,却没有给予替换或赔偿。
    根除腐败的公共政策呼吁采取一种系统性的方法,用胡萝卜和大棒来激励文化、制度和行为的长期改变。所谓的高招,如激烈的去货币化,是行不通的。
    数字支付出现了创新与创造力
    去货币化期间的不合格的获胜者是移动钱包玩家,市场领导者paytm宣称拥有1.7亿用户,流量增加了435%,整体交易和交易价值增加了250%。可以说,移动钱包业务的激增是自然的,至少对于2016年初拥有智能手机的17%的人来说是如此。
    在这里,政府的创新能力得到了体现。政府支持的付款应用程序bhim促进了银行账户之间的电子转账;用户可以输入他们唯一的12位数字的aadhaar ID来支付。这个简单易用的系统可以在普通翻盖手机上工作——无需联网的智能手机。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包容性的解决方案,如果服务继续改善,它将有机会扩大到印度的大市场。
    此外,政府还计划在现金交易总额超过4500美元的加油站、医院和大学里强制要求数字支付。印度铁路公司将不再对网上订票服务收取服务费,政府将取消销售点设备和指纹识别系统的关税。
    抛开政策失误不谈,这些举措是对数字支付和消费者与环境友好技术的生态系统的一种尝试。
    数据质量和来龙去脉仍然影响重大
    印度中央统计局(CSO)对GDP增长的官方估计显示,在截至2016年12月的一个季度里,印度经济增长了7%。这正是CSO在被去货币化之前预估中所预测的。这就意味着,“去货币化”对经济没有任何影响,考虑到之前普遍报道的小型工厂和企业的倒闭,工人的工资在下降,项目被推迟,这一结果让人吃惊。
    中央统计局的数据存在若干问题。首先,在估算的时间和实际数据之间存在时间差。大部分的评估都是基于过去数据的模型进行的,而在诸如“去货币化”这样的事件发生时,这一数据就不那么可靠了。其次,非正规部门在该国经济中扮演着不成比例的角色;据估计,其45%的产出,却雇佣了94%的劳动力。在这一领域,很难获得可靠的直接数据。非正规部门也主要依赖于现金,并首当其冲地受到去货币化的影响。
    最后,印度没有可靠的全国零售销售数据,因此统计人员必须使用生产数据来估计消费者的支出。综合评估挑战,这些生产数据只包括上市公司的数据,因此,那些未注册的公司和非正式的制造企业就被低估了,这些公司直接受到了现金禁令的影响。
    看看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的一些额外数据。商业汽车的产出、铁路货运、服务税和家电销售都出现了放缓,这导致一些经济学家将GDP增长的预期调整为6.4%,而不是7%。另外:
    -快速消费品行业报告的销售量减少了1%-2%。印度斯坦联合利华有限公司(HUL)和雀巢是业内最大的公司,他们的利润和收入都出现了大幅下滑。据BW Disrupt大会称,他的销量下降了4%。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在一个健康的雨季过后,拖拉机销售给农民带来了现金流:去年10-12月的销量仅增长了18%,低于前一季度的28%。
    -10月-12月乘用车销量同比增长1%,比上季度增长18%。根据浮动的回顾,印度最大的汽车制造商马鲁蒂的汽车销量增长了3.5%,比上一季度的18.4%有所下降。
    -据商业标准报道,在双轮车(如摩托车)的情况下,与去年12月相比,2016年12月的销量下降了22%,这是自1997年以来的最高月度降幅。
    其实官方的经济数据很难反映实际情况,因为现金交易是分散的,而且不符合准确的数据采集。
    “大叙事”的兴起
    最终,公众并没有根据晦涩难懂的问题来判断莫迪政府的行为,比如银行存款的百分比,非法资产的百分比是多少,或者是如何计算GDP增长的复杂性。生活在印度的每个人都必须经历某种形式的混乱或不便。尽管如此,最重要的信息是,政府代表普通民众采取行动,采取果断行动,打击腐败。
    至于那些质疑这项智慧政策的人,总理在北方邦举行的选举集会上发表的言论说: “一方面是那些(对纸币禁令的批评者)谈论哈佛的人说什么的人,另一方面是穷人,他们正通过辛勤劳动改善经济。”
    3月11日, 总理在北方邦为压倒性赢得了选举。当我们庆祝大数据时代的时候,它可能是“大叙事”驱动最深远的决定:我们之前在英国和美国见证过,现在又在印度见证了它。当人们觉得你在为他们而战的时候,即使是最具体的证据,不管是数据证据还是历史证据,它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小。
    最终,叙事战胜数据的胜利可能是印度的“去货币化”事件的结果。而这也有可能成为宝莱坞大片的情节。